莫让结婚变“劫”婚:用制度化约束对?恶俗婚闹?说不

近日,山东莘县发布通告,决定对低俗、恶俗、危险闹婚的现象进行集中治理。通告中提到,要充分认识恶俗婚闹危害,严禁恶俗婚闹行为。禁止在城区道路、广场等公共场所进行诸如把新郎用胶带捆绑在树上或者电线杆上,浇啤酒、倒酱油、砸鸡蛋,以及扮演种种不雅角色做搞怪动作等任何形式的婚闹行为。(5月6日《大众日报》)

莫让结婚变“劫”婚:用制度化约束对?恶俗婚闹?说不
?

这几年,有关恶俗婚闹的新闻时不时就要冒出来,发生的地点也遍布全国各地,且屡屡刷新叁观。用各种奇葩方式去恶搞新郎新娘,甚至是双方父母,不仅把婚礼搞得一地鸡毛,将“烘托气氛和送上祝福”等积极诉求消解得一干二净,更可能给当事人造成实质性的身体或精神伤害。

恶俗婚闹的存在,普遍而现实,大有成为“风俗”之势。我们要知道,恶俗婚闹本质上也属于民风民俗层面,大多民风民俗属于群众私人领域,公权力的介入一般都要很慎重,否则便难掩“越界”之嫌,给群众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和麻烦。可恶俗婚闹不仅到了需要政府发文治理的地步,而且这种治理得到的是广泛赞赏和支持,原因何在?

一方面,现在的婚闹已经从一种婚姻文化变异成了“陋俗”,至于症结,有传统糟粕文化的影响,也有现代个体规则、秩序、道德和文明意识缺失的原因。很多个体,身体留在了现代社会,但精神和意识可能还停留在野蛮时代。可见,恶俗婚闹的真正问题,还是在于文明与道德的缺失,其现实严重性和危害性确实值得警惕。

另一方面,恶俗婚闹,毁人身体,害人精神,已经明显不属于群众私人领域范畴,有故意伤害他人以及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之嫌。如此,理应受到道德谴责和法律制裁。所以,公权力介入恶俗婚闹行为,合情合理,同时也符合程序正义。

进一步说,恶俗婚闹的存在,是对社会公序良俗的挑衅,更是对文明的玷污。对于蔓延的恶俗婚闹行为,政府相关部门如果再不主动亮剑,积极治理,在制度规范中倒逼民众文明意识的觉醒,恐怕是逃不掉“道德与文明被其反噬”的结局,迎来的也只会是文明社会的倒退。

现在,政府发文禁止恶俗婚闹,并与法律法规层面的处罚相对接,用制度化的约束对恶俗婚闹说“不”。这是契合人心和道义的,是道德与法律对社会恶俗行径的理性反弹,有助于移风易俗,扬正气、树新风。

说到底,从政府发文禁止恶俗婚闹这件事上,我们既要看到其中的现实积极意义,也不能忘记应有的反思。从婚姻文化走到“恶俗婚闹”这一步,一些人的道德劣根性怕是“功不可没”,更可怕的是,他们身处其中却浑然不知。所以,对于“恶俗婚闹”,要从个体和社会中寻找共性的问题,在逐个击破中寻求现代道德与文明的回归。

(燕赵都市报 默城)



免责声明: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(客服QQ:1044453031)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?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